久久问医
久久健康网 > 健康百科 > 人体器官 > 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病症状

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病症状

更新时间:2018-10-11 10:23:16
儿童胃食管反流这种疾病主要是发生在儿童在身上,它主要是因为儿童的食管是比较脆弱的,而且消化能力相对比较薄弱,所以就会发生儿童胃食管反流。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生跟我们给孩子的饮食是有很大关系的,希望妈妈们可以引起重视,正确对待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病症状。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病症状有哪些?一起来看看都有哪些吧。

引起胃食管反流病的原因是什么

一、食管抗反流防御机制减弱

1、抗反流屏障

指食管和胃交接的解剖结构,包括食管下括约肌LES、膈肌脚、膈食管韧带、食管胃底件的锐角等,其各部分结构和功能上的缺陷均可造成胃食管反流,其中最主要的是LES的功能状态。

LES是指食管末端月3~4cm长的环形肌束。正常人静息LES压为10~30mmHg。LES结构受到破坏可使LES压下降,如喷们失迟缓症手术后易并发反流行食管炎。一些因素可导致LES压降低,如某些激素(如缩但脑素、胰升糖素、血管活性肠肽等)、食物(如高脂肪、巧克力等)、药物(如钙拮抗药、地西泮)等。

一过性LES松弛,指非吞咽情况下LES自发性松弛,其松弛时间明显长于吞咽时LES松弛时间,它是正常人生理性胃食管反流的主要原因,也是LES静息压正常的GERD患者的主要发病机制。

2、食管清除作用

正常情况下,一旦发生胃食管反流,大部分反流物通过1~2次食管自发和继发性蠕动性收缩将食管内容物排入胃内,继容量清楚,是食管廓清的主要方式,余有唾液缓慢中和。故食管蠕动和唾液产生异常常也参与GERD的致病作用。食管裂孔疝,可引起胃食管反流并降低食管对酸的清除,可导致GERD。

3、食管粘膜屏障

反流物进入食管后,可凭借食管上皮表面粘液、不移动水层和表面HCO3、复层鳞状上皮等构成的屏障,以及粘膜下丰富的血液供应构成的后上皮屏障,发挥其抗反流物对食管粘膜损伤的作用。故导致食管粘膜屏障作用下降的因素(长期吸烟、饮酒以及抑郁等),将使食管不能抵御反流物的损害。

二、反流物对食管粘膜攻击作用

反流物刺激和损害食管粘膜,与其质和量有关,也与反流物接触粘膜的时间、部位有关。胃酸与胃蛋白酶是反流物中损害食管粘膜的主要成分。胆汁反流重,其非结合胆盐和胰酶是主要的攻击因子。

儿童胃食管反流的发病症状

胃食管返流是成人消化道常见病,小儿胃食管返流以新生儿期和婴幼儿期多见,约占50%。多于生后12~18个月自然缓解,主要由食管下端括约肌发育不全所致,少数病例症状持续至4岁左右。发病在新生儿期可引起呼吸暂停、窒息甚至猝死。婴幼儿期发病可致呼吸系统疾病和发育、营养不良。

目前对胃食管返流诊断的方法颇多,但X线检查仍是重要手段。用此方法检出儿童胃食管返流,X线透视下不但能明确返流是否存在,且能直接观察到返流形式,估计返流量,食管对返流物的廓清能力及胃排空情况。从返流分级中发现儿童胃食管返流多为轻度,胃、十二指肠炎症及溃疡等的伴发率相当高。单以多潘立酮或普瑞博思等胃肠激动剂治疗难以奏效,联合雷尼替丁等H2受体拮抗剂及抗生素治疗后,则能获得满意的效果。

小儿的贲门功能是还没有发育完善的,所以吃奶后如果剧烈活动或咳嗽等就有可能出现呕吐.每次不要吃得过饱.喂完奶后,最好让孩子趴在大人肩上,用手轻拍孩子背部,可使吸进去的空气跑出来.喂完奶后,抱起和放下孩子时动作要轻,活动度要小些.摇晃太厉害平常一定要注意睡觉的时候一定要侧睡和呕吐的时候一定要尽快侧身低头让小孩吐出来,以免呛入呼吸道和发生吸入性肺炎的可能甚至发生窒息导致生命危险的可能。

胃食管反流病应如何正确治疗

(1)起居习惯:为减少卧位及夜间反流可将头端的床脚抬高15~20cm,以患者感觉舒适为度,以增强食管的清除力,加快胃的排空,但睡眠多垫枕头则无效,因为这只抬高头、颈、胸部,而胃没有放下,反而引起胸腹交界处折凹,使胃处于高位而促进反流。

(2)减少腹腔内压力增加:肥胖者腹腔内压力增加,可促使LES功能不全加重,应积极减轻。便秘,紧束腰带等均可增加腹内压,应尽量避免。

(3)饮食:餐后易致反流,故睡前不宜进食,白天进餐后也不宜立即卧床。控制饮食,少食多餐。戒烟以增强食管黏膜抵抗力。酒、浓茶、咖啡、巧克力等均可降低LES压力,应少用或禁用。高脂饮食能促进缩胆囊素和促胃液素分泌增多,降低LES压力,应减少脂肪的摄入。

(4)相关药物方面:应避免应用降低LES压的药物及影响胃排空延迟的药物。如一些老年患者因LES功能减退易出现胃食管反流;如同时合并有心血管疾患而服用硝酸甘油制剂或钙通道阻滞药可加重反流症状,应适当避免,必要时应在医生指导下用药。一些支气管哮喘患者如合并胃食管反流可加重诱发哮喘症状,尽量避免应用茶碱及β2受体激动药,并加用抗反流治疗。同时慎用抗胆碱能药物、多巴胺受体激动药等,以免降低IES压。

胃食管反流病并发症

1.食管狭窄 Patterson(1983)统计约80%的食管狭窄是由消化性疾病而来。食管狭窄是GERD后期的严重并发症,约10%的接受药物治疗的病人发生食管狭窄(Marks,1996)。另有统计反流性食管炎病人7.0%~22.7%可发生食管狭窄。

GERD的此种并发症在60~80岁最多。食管狭窄除多见于反复酸暴露所致之食管损伤外,更多见于有十二指肠胃反流者。多数病人有LES功能缺陷,且同时有食管裂孔疝。GERD的严重程度与狭窄的形成略相关。文献报告,GERD病人中高加索人和男性更易发生食管狭窄。应用非类固醇性消炎药常易形成食管狭窄(el-Serag,1997)。我国GERD所致之食管狭窄的发生情况不明,估计不如国外报告之多。

食管狭窄是食管壁反复发作消化性溃疡所形成。炎症先从黏膜充血、水肿和糜烂开始,进一步形成食管壁的溃疡。溃疡的炎症一般深达黏膜下层,并可进而破坏浅肌层,特别严重者则累及食管壁全层和引起食管周围炎。黏膜下层纤维母细胞浸润最明显,所形成的结缔组织使食管壁增厚和纤维化,导致食管环形狭窄和纵行缩短,瘢痕组织取代了正常食管壁组织。由于壁内的血管栓塞,肌层亦可发生萎缩。

狭窄部位有时存在深溃疡,溃疡底部有一层肉芽组织和脓性纤维蛋白渗出物。尽管局部血管因内膜下纤维化而狭窄,但可被侵袭引起严重出血。如溃疡愈合,由腺上皮修复替代。溃疡也可穿孔。狭窄常与Barrett食管同时存在。食管壁的炎症如累及部分肌层或全肌层,即可能形成食管狭窄。理论上讲,以纵行肌为主的破坏导致食管缩短,成为短食管;以环行肌为主的纤维化则形成食管狭窄,故短食管与狭窄常合并存在。两者均可伴有食管裂孔疝。

狭窄多发生于食管下段靠近食管胃连接部;高位狭窄则见于Barrett食管,有两型:一型位于鳞状上皮与Barrett上皮交界处,是反流性食管炎的结果;一型位于柱状上皮内衬的范围内,系慢性Barrett溃疡愈后形成。

短的狭窄较多,一般为1~2cm或>2cm,位置接近食管胃连接部。长者可达5cm或更长,但少见。管腔小于3mm,狭窄段长于3cm即为重度狭窄。据统计,约75%为短段狭窄,14%为环状狭窄,11%为长段狭窄。

2.短食管 短食管见于病期长的GERD病人,或以前曾做过多次抗反流手术的病人。壁性炎症和纤维化导致食管缩短,并可伴有食管管腔狭窄。

3.Barrett食管 由于胃食管反流与酸性胃液(胃酸)导致食管下段鳞状上皮溃疡形成及鳞状上皮的破坏,继而病变区被柱状上皮上移替代所致。内镜检查可见食管下段粉红色小舌形柱状上皮

4.Schatzki环 Schatzki环发生于鳞状上皮与柱状上皮交界部。此环上面为鳞状上皮,下面为柱状上皮。环较薄,在食管放射线照片上测量,一般不到5mm。由于Schatzki环明显缩入管腔,故有吞咽困难症状。

Schatzki环的病因不明,可能是一先天性变异,但也有证据表明有Schatzki环的人患GERD者甚多,故认为是GERD的一个并发症。由于有此环的人可以仅有吞咽困难而无GERD症状,多数GERD病人并未发现此环,故本病与GERD两者之间的关系仍待探索。

5.食管外并发症

(1)喉部并发症:据统计,耳鼻喉科病人有喉部症状和发声障碍者,约半数胃食管反流为其发病原因,或为发病的有关因素。与反流有关的喉部症状有慢性发声困难、间歇性发声困难、声带疲劳、声音破碎、长期清喉习惯、喉黏液过多、鼻涕后流、慢性咳嗽、吞咽困难、癔球症等。反流作为发病原因或协同因素有反流性喉炎、声门下狭窄、喉癌、声带接触性溃疡或肉芽肿、声带后狭窄、单侧或双侧杓状软骨固定、阵发性喉痉挛、咽部癔球征、声带小结、息肉样变性、喉软骨软化、喉厚皮病(pachydermia laryngis)和喉白斑等。

(2)慢性咳嗽 胃食管反流是慢性咳嗽的一重要原因,居引起该咳嗽原因的第3位,从儿童到成年人均如此。慢性咳嗽的发生既与呼吸道误吸有关,也与神经反射有关。神经反射的传入和传出通路均是经迷走神经。

GERD的咳嗽半数以上为干咳,用24小时pH监测发现咳嗽经常见于清醒状态和直立位时,而不是发生于夜间。病人常没有胃食管反流症状,如烧心、反酸等,故50%~75%的病人否认有反流病史。用长时间pH监测证实,咳嗽往往是惟一症状,但也可有典型反流症状,或非典型症状,如胸痛、恶心、哮喘和声音嘶哑。

(3)哮喘:哮喘病人中,GERD的发病率有不同的调查报告。Perrin-Foyolle等(1989)从连续150例哮喘病人中发现65%的病人有反流症状。Connell(1990)报告连续189例哮喘病人中,72%有烧心症状,半数病人夜间仰卧位时出现烧心症状。18%夜间有咽喉部烧灼感。Field等(1996)报告109例哮喘病人中,77%有烧心症状,55%有反胃,24%有吞咽困难,37%的病人需用至少1种抗反流药物。另有4个国家6家医院报告的527例成年哮喘病人,经食管pH监测证实有胃食管反流者362例(69%)。内镜连续观察186例哮喘病人,39%有食管黏膜糜烂或溃疡形成,13%有Barrett食管。食管裂孔疝作为胃食管反流的间接表现,50%的哮喘病人有食管裂孔疝。8项研究共783例哮喘儿童,通过短时间pH试验、长时间pH监测或放射线观察食管裂孔疝等方法,发现有胃食管反流者自47%~64%不等,平均56%,与报告的成年人发病率近似(Sontag,1999)。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胃食管反流与哮喘经常同时存在,在儿童或成年哮喘病人中,胃食管反流的发病均甚高,这一点值得临床医师注意和重视。

(4)口腔并发症:酸性胃内容物停留于口腔可引起口腔疾病,其中牙侵蚀最为突出。酸性物长期作用于牙齿,便形成牙侵蚀,这是一长期酸暴露的化学变化过程。起初为牙釉质表面受蚀,光泽消失;经年的腐蚀作用使牙釉质逐渐破坏,质地较软的和抗酸能力很差的牙本质即暴露于酸,在酸的作用下,牙本质破坏更快。对温度变化、甜食和酸性食物过敏。Jarvinen(1988)研究了109例有上消化道症状的人,反流性食管炎病人中55%有口腔症状,如口腔烧灼感、舌敏感及痛性溃疡。另有117例有反流的病人,经对其口、齿和唾液腺进行研究,大多数病人经常感受到口干、齿敏感、非特异性口腔内痒或烧灼感,或咽部症状(Meurman,1994年)。反流的病人除了有牙龈炎和牙周炎,还可因长期反酸而使唾液腺增大,特别是腮腺。腮腺增大的原因可能是反复酸性反流物刺激口腔,使腮腺过度分泌所致。

研究GERD病人口腔并发症的工作较为困难,因为有许多病因可造成口腔病变,不易进行鉴别。

胃食管反流病的检查

1.食管黏膜活检

食管黏膜活检和细胞学检查对评价GERD病人的价值有限,除非对Barrett食管和疑有癌变时,镜下表现疑为Barrett食管,则应系统地进行检查以除外分化不良和癌,病人还应采用内镜随诊,每1,2年1次,这是目前对Barrett食管的常规处理方法。

2.病理学检查

Ismail-Beigi等(1970)用吸取活检的方法研究了4组人群,他们建立了GERD的组织病理学诊断标准:①鳞状上皮的基底细胞层厚度增加,正常占上皮厚度的10%(从5%~14%),如超过15%,表明存在反流性炎症;②固有膜乳头延伸,正常情况下乳头不到上皮厚度的66%,超过此限为异常,后来Kobayashi(1974)也订了一条相似的食管炎诊断标准,即基底细胞层厚度应超过上皮的50%,固有膜乳头延伸长度超过上皮厚度的50%,此种病理学改变的解释是:食管上皮的表面细胞受到反流物的损伤而脱落,为了修复这些上皮便需基底细胞增生;固有膜乳头延伸是为了增加局部的血液供给。

GERD的食管固有膜内出现嗜中性和嗜酸性2种细胞,对诊断反流性食管炎具有重要意义,但嗜酸性细胞并非是反流性食管炎的固有特征,嗜酸性细胞增多症和嗜酸性细胞胃肠炎病人亦可发现明显的嗜酸性细胞浸润,只有除外此2种情况之后,才可视为反流性食管炎的一项组织学诊断标准,在食管上皮或固有膜内发现嗜中性细胞通常表明炎症比较严重,不少作者认为反流性食管炎轻微期嗜中性细胞并不经常出现,故以此作为诊断依据并不可靠,另外,固有膜乳头浅表毛细血管扩张,并向上皮内生长,以及红细胞渗入上皮内亦是早期食管炎的一个诊断标志。

在炎症进展和糜烂形成期,内镜下可见沿食管长轴有条状糜烂,也可成片状融合,组织学检查可见病变区域上皮坏死脱落,形成浅表性上皮缺损,其上由炎性纤维素膜覆盖,其下可见中性粒细胞及淋巴细胞,浆细胞浸润,炎症改变主要限于黏膜肌层以上,还可见到浅表部位毛细血管和纤维母细胞增生,形成慢性炎症或愈复性肉芽组织。

食管出现溃疡时,或孤立,或融合,扩展至黏膜下层,较少侵及肌层,溃疡表面为渗出性纤维素生物,溃疡底部为坏死组织,其下面为新生毛细血管,增生之纤维母细胞,慢性炎细胞或混有数量不等的嗜中性细胞构成的肉芽组织,久之,溃疡底部则为肉芽组织形成的瘢痕组织所修复。

3.胆红素监测

近年研究发现GERD病人的症状和并发症与十二指肠内容物反流有关,十二指肠胃食管反流(duodenogastroesophageal reflux,DGR)的反流物含有胰蛋白酶,溶血卵磷脂和胆酸,这些物质若与胃内容(蛋白酶,盐酸)混合,被认为能加重对食管黏膜的损害,对动物和人类的研究均表明,存在于食管的结合胆酸在酸性环境能引起食管炎,而胆盐或胰蛋白酶在碱性环境能否损害黏膜尚无定论。

研究DGR的最大困难是缺少能正确识别此种反流的工具,过去,应用内镜检查,核素扫描和食管pH监测等方法进行过研究,结果都不准确,曾把pH>7作为“碱性反流”的标志,但有许多因素可致pH>7,其中唾液分泌过多是pH>7的一个主要原因,如pH电极的刺激,酸反流,牙齿感染等均使唾液分泌增多和其pH升高。

最敏感的发现DGR方法是胆红素监测,近年有甲溴苯宁(Bilitec)2000(Medttonic-Synectics)问世,能有效地测量十二指肠反流,定量地发现十二指肠反流物中的胆红素,这是用纤维光导技术制造的监测设备,在生理条件下对十二指肠胃反流进行24小时便携式监测,还可与pH电极结合使用,同时测定来自十二指肠的胆红素和胃内的pH变化。

影像学检查

1.X线钡餐造影

食管钡餐造影一般地说不易显示食管黏膜的异常,或仅能显示较重的炎性改变,如黏膜皱襞增厚,糜烂,食管溃疡等,轻度食管炎症则不敏感

食管钡餐造影对合并的食管裂孔疝和食管狭窄有诊断意义,食管狭窄的影像特征:A.狭窄的食管管腔;B.狭窄部缺乏扩张能力,用平滑肌松弛药物亦不能使之扩张;狭窄部呈对称的管腔变细,其上管腔中等度扩大,狭窄以下可见滑动型食管裂孔疝,狭窄如不对称和狭窄内黏膜明显不规则,表明有癌的可能。

2.内镜检查

内镜检查是观察食管内膜损伤,确立糜烂性食管炎和Barrett食管诊断最好的方法,对可疑GERD的病人内镜检查成为首选方法,病人有烧心,反酸症状者,内镜可以在45%~60%的病人中显示出糜烂性食管炎;另一部分病人则可能有非糜烂性食管炎,如食管黏膜水肿,充血或正常表现。

(1)内镜下Savary与Miller分期法。

Ⅰ期:单一或孤立的糜烂,有红斑和(或)渗出。

Ⅱ期:糜烂或溃疡融合,但未累及食管全周。

Ⅲ期:病变累及食管全周,无食管狭窄。

Ⅳ期:慢性病变或溃疡,有食管壁纤维化和狭窄,短食管,和(或)Barrett食管。

(2)洛杉矶分级法:

A级:一处或更多处黏膜破坏,每处均不超过5mm。

B级:在黏膜皱襞上至少有一处超过5mm长的黏膜破坏,但在黏膜皱襞之间无融合。

C级:两处或更多处的黏膜皱襞之间有融合性破坏,尚未形成全周破坏。

D级:全周黏膜破坏。

症状不典型和有食管外症状的病人,糜烂性食管炎较少见,有不能解释的胸痛和冠状血管正常的病人,虽然50%有GERD,但糜烂性食管炎仅占10%或更少。

在同时有哮喘的GERD病人中,内镜下食管炎报告为30%~40%,Larrain(1991)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食管炎见于哮喘病人的33%,主要是非糜烂性食管炎。

内镜检查能提示GERD病人的预后和内科药物治疗结果,对制定长期治疗计划有帮助。

目前对可疑与GERD有关的胸痛,哮喘,咳嗽或声音嘶哑的病人,另有人主张并不一定常规进行内镜检查,而是用pH监测作为最初的诊断方法,如证实有食管外反流症状,病人需要长期药物治疗或抗反流手术时,再进行内镜检查以除外Barrett食管。

3.长时间食管pH监测

长时间食管pH监测是观察胃食管反流最敏感的方法,所谓长时间食管pH监测一般是指24小时食管pH监测,短于24小时的做法被认为不够理想和准确。

首先用食管测压的方法来测定LES的位置,将电极放置于LES以上5cm处,电极与一体外记录仪相联接,监测完毕,经由电脑分析,显示,储存和打印。

监测导管上一般有一个电极,但也可在导管上装有多个电极,胃,食管远端,食管近端可同时监测,除了可以发现食管下端的酸反流以外,还可测得食管上括约肌(upper esophageal sphincter,UES)下方的酸暴露,对有慢性咳嗽,哮喘或声音嘶哑的病人,能发现反流造成的误吸,胃内电极能观察抗反流治疗的胃酸分泌情况,为了发现酸反流到UES上方的下咽部和引起误吸,更可把电极放在UES上方,但目前所用的双电极导管电极的距离固定为15cm,如把上方的电极放在UES上方,则下方的电极不再在LES以上5cm处,这可能影响对资料的分析,咽部的电极常使病人感到不适,目前尚缺乏此部位的正常值,现在只有LES上方5cm和20cm的正常值,各实验室之间的正常值略有差异,一般正常值定为:食管pH<4在食管远端立位是≤6%,卧位是≤1.2%;在食管近端立位是≤1.1%,卧位是0%。

可以让病人按动佩带的微电脑记录仪键钮,记录自己的症状,这样可找出反流与症状的关系,如有症状出现,症状与反流相关达50%以上,即可认为是一阳性相关(Weinei,1988)。

GERD病人有哮喘,慢性咳嗽或其他上呼吸道症状,24小时食管pH监测是理想的检查方法,如双电极导管的远端电极测到酸反流,可以确立GERD的诊断,更重要的是近端电极测到异常酸反流,这提示有发生误吸的可能,而食管外症状很可能是由于GERD所致,如发现症状与反流相关,即可确立诊断,观察近端反流情况可以预告GERD引起肺疾患病人的内科治疗反应,很重要的一点是有一小部分病人远端电极测量结果正常,但近端电极却测得反流频率加大,或反流至下咽部,在一项研究中,10例反流性喉炎病人有3例显示有下咽部反流,而远端电极未测到反流(Katz,1987),在一个大组回顾性调查中,12%的病人仅有异常的近端反流,而无远端反流,这种病人若用单电极测量食管远端,肯定结果不准确(Schnatz,1996),有的经验认为,如果反流之后症状在5分钟之内出现,可以认为两者有很强的相关(Katz,1987)。

4.食管测压

食管压力测定可以在抗反流手术前获知有关食管体部和LES运动异常的信息,LES压力低下固然是GERD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但不少GERD病人的LES压力不一定很低,Barrett的实验室仅有4%的GERD病人LES压力低下,而食管体部运动异常更常见一些,所谓食管体部运动异常是指食管在吞咽后收缩振幅小于30mmHg而言,此种异常也称无效的食管运动(ineffective esophageal motility,IEM),见于30%的GERD病人,在Katz的实验室中,IEM在GERD病人中最为常见,约占35%,在反流与哮喘,咳嗽有关的病人中频率相似,在有哮喘和其他呼吸道异常的病人中,如有IEM,其对抗反流手术的反应较无食管运动障碍的病人为差,此外,外科医生还可以根据测压结果来选择手术方法,在食管运动功能正常的病人中可做Nlissen手术,对IEM病人,宜采用Toupet手术或Belsey 4号手术。

5.核素扫描

令病人平卧位饮下用核素标定的实验餐,在闪烁照相机下进行扫描,以定量地发现胃食管反流,此项技术即为核素扫描,核素是用99mTc,扫描时采用一些促使反流的方法,如Valsalva试验和腹部缚腹带以加压,根据胃和食管内的核素含量来确定有无反流,由电脑进行分析。

此项检查的优点是非侵害性,病人放射性接触很微量,不需长时间监测,很快便可得到检查结果,因为是观察食管,胃的机械功能和测量反流物的容积,又因为餐后胃酸被食物中和,而核素扫描能发现餐后的反流,所以此项技术是一项与酸无关的试验,Shay(1991)报告核素扫描能发现61%的餐后反流,而pH监测只能发现15%的餐后反流。

核素扫描的不足之处是其敏感性和特异性仍不够高,报告其在成年人的敏感性从14%~90%,平均65%,特异性稍高,从60%~90%,从另一方面说,监测时间短也是一个缺点,因为反流常是间歇性发作,且多在饭后,监测时间短不易捕捉到反流,用腹带加压不是生理状态,虽然提高了敏感性(其中也包括了一些假阳性),却降低了特异性,目前此检查多被pH监测所取代,但在疑为非酸性反流的情况下,尚有一定用途。

相关报道

久久健康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许可证[京卫网审[2014]第0168号 |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080149号 京ICP备0901142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30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3050号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3-0007

特别声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速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17 www.993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玖玖叁玖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北京网络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