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首页女性两性母婴男性美容心理减肥饮食保健健身疾病医院中医偏方问答部落家园图谱

疾病专栏:

妇科|眼科|肿瘤|心脏病|男科|糖尿病科|失眠抑郁|肾病科|骨科|皮肤科|高血压|泌尿科|儿科|癫痫|红斑狼疮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公益频道 >> 救助信息

一个垂危生命的呼唤

联系方式:32767 联系人:唐成跃 回复:

联系地址: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韩公渡镇大路碑村


详细内容描述

一个年仅21岁的小伙子,不幸患上尿毒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年轻的生命即将终止。 唐亚中,1987年11月出生,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韩公渡镇大路碑村人,全家三口人,父亲唐成跃,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母亲彭珍群,一位地道的农家妇女。祖祖辈辈出生农民。 幸福的小家只是昙花一现 2004年7月,17岁的小亚中,刚从职校毕业,由于家境贫寒,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扛着行囊,远离亲人,来到南方打工。在广东深圳的一家规模不大的工厂当上一名车床工。别看他年纪小,个头不高,脑子却很灵活。三个月试用期一过,就成了厂里的 “小师傅”,深得老板和同事们的喜爱。打工第一年,小亚中就给家里寄回了3000元钱,老实巴交的父母接到儿子从远方寄来的钱,高兴得合不拢嘴,心想这下家里有指望了。夫妻俩起早贪黑拼命的干活,还在离家20公里以外的沼洼地租种了别人丢弃的10多亩湖田,因为家里还有70多岁的奶奶和外公需要赡养,家里日子虽然紧紧巴巴,但也还算过得去。 风云突变如晴天霹雳 天有不测风云,2007年3月,小亚中偶尔感到有点头晕,当时以为是感冒,也没在意,还是继续上班。在随后工厂组织的一次健康检查中,发现小亚中的血压高达110/160毫米汞柱,这时他才给父母打电话告知病情,不懂医学的父母只好告慰儿子“不要怕,好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医生给他开了一些降压药,让他按时服用,小亚中没多想,就回厂上班去了。在随后的日子里,小亚中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也常常感到身体吃不消。为了省钱他放弃了去大医院检查,仍旧依靠医生给他开的简单药物维持治疗。2008年11月初,他的身体实在扛不住了,便在一位常德同乡的反复劝说下,来到了深圳市北大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小亚中的肌肝指数高达1100(正常为120以下),双肾功能严重衰竭,被确诊为尿毒症。小伙子虽然不清楚尿毒症是什么病,但在医生的解说下,他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垂危的生命如同千钧一发
远在家乡的父母得知儿子的病情后,夫妻俩抱头痛哭,感到眼前天昏地暗。小亚中的母亲更是几次昏倒在地,是好心的邻居大姐将她扶起。2008年11月中旬,小亚中的父亲匆匆赶往深圳,这位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民大叔到了深圳就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昏头转向。不知往哪里去找儿子。是好心的当地人象传接力棒式的将他送到儿子所住的那家医院。父子见面少不了一阵痛哭,深圳北大医院的医生护士反复安慰小亚中的父亲,可他的泪水还是常流不止。医生将他叫到医务室,介绍了孩子的病情,并告知他目前只有两条路:一是换肾;二是透析。换肾费用大约需要20多万元,而且要在有肾源的情况下才能换。如找不到合适的肾源,那只有靠长期透析来维持生命。残酷的现实迫使小亚中的父亲只好按医生提出的治疗方案让孩子透析。短短一个月,检查费、治疗费、住院等共花去了2万多元。小亚中的父亲再也凑不到钱为孩子治病了,只好带着儿子回家。在家里住了4天,孩子便出现了胸闷气短、头晕、呕吐等症状,无奈,小亚中的父亲只好向邻里借了点钱将孩子送往常德市第一医院进行透析。为了省钱,父子俩每隔3天便往返一次常德,早出晚归,不在城里吃饭,透析完了就回家。至今,小亚中的父亲为儿子治病已花去了6万多元,其中5万多元是向亲戚朋友筹借的。可是现在,就连透析的钱也难以借到了。
只要您献出一点爱,垂危的生命即可复苏
常德市第一医院、第三医院怜其孩子可怜,正在积极寻找肾源。常德市肾源协会周晓华会长听说小亚中的情况后,也正在上海、广洲等地积极寻找肾源。可20多万元,对于一个农民来说,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为儿子凑齐这一笔救命钱呢?
笔者曾问及小亚中心里在想什么?他低着头良久不语,泪水湿润了他的眼睛,他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我想活”。
笔者真诚的向社会爱心人士呼吁“救救孩子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联系电话:唐成跃(小亚中的父亲)13787882856
笔者电话:许松13907360383

在此回复:

404找不到相关页面_久久健康网9939.com